哥哥有分兩種,一種是會保護妹妹的哥哥,一種是會欺負妹妹的哥哥。很幸運地,小時候媽媽把我們照顧得很好,沒有甚麼保護妹妹的機會;也不幸地,我成為了後者那一種哥哥。
  
小時候我和妹妹無事不吵鬧,那尖銳高亢的嘶吼節奏就如同二人組的金屬樂隊幼童版,每天輪番轟炸媽媽的理智線。吵至一日,家母當真承受不住了,索性往沙發上一倒,說:「你們再這樣吵下去,媽媽就死掉了!」語畢,安詳闔眼。
  
我和妹妹動作瞬間凍結,愣了一愣,慢動作走來叫喚母親,母親動也不動,像屍體一般。
  
  
媽媽從來沒有不理會我們,難不成......
  
媽媽死掉了...?
    
媽媽死掉了!!
  
我們不乖,然後她就死掉了!
  
  
「媽~~~~~媽~~~~不~~~要~~死!!!」
  
  
我和妹妹從發楞到驚慌失措到大聲嚎哭,暴躁的金屬樂變成了邦喬飛式的搖滾悲歌,不斷在媽媽屍體旁懺悔叫喚,還誠心誠意地發誓以後絕不再胡鬧,只求媽媽回魂。哭到忘我之際,回頭一看,只見屍體的嘴角早已忍俊不住地抽動著。
  
據說媽媽回魂後,我和妹妹馬上違背誓言又吵了起來,但從此只要母親玉口一開,我倆便聽話地安分下來,並帶著三分忌憚,深怕媽媽又任性地死掉了。這是人生中第一次被戲耍、也是第一次體悟失去了才明白曾經擁有的深刻感受、更是我那幽默機智的媽媽為人所津津樂道的一招制兒妙計。當真是:
  
「古有周公瑾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;
 今有張J媽裝死間頑童魂飛魄散。」
  
祝全天下行走在理智線懸崖邊緣的偉大媽媽們,母親節快樂。
  

R0020865.jpg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張J的旅行沙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