過了金色沙灘,方向由西轉南,沿著孤懸於北大西洋上的斯奈山半島西海岸線行進,天空的雲霧開始產生變化,大氣活躍於天地,車窗外傳來寂寥的咻咻聲,像是孤僻的冬神起勁地在自己的大房間裡玩耍著。
  
我的目光突然被緊緊擄走,那是路邊的一座山,標準的火山山型,高度只約一百米,是所見過最迷你的火山了。它獨自矗立一方,像個等腰梯形,大自然的對稱實在太美麗。山坡上覆滿了與大地一體的白,細細點綴著火山岩露出的黑。最神奇的,是一層深沉的幽藍由山後泛出,將美麗的白色山形襯出,躍然於白紙上。其他視野是一片白,彷彿這抹幽藍只專屬於這座山,就像專屬於那隻小丑魚的那欉海葵。

 

R0014816.jpg


  
在那深沉的幽藍裡,有絲縷般的雲霧緩緩垂直上升,勾勒出神秘的線條,也益發模糊了藍的邊際。我看得著了迷,駛離主幹道,筆直朝向火山開去,小路積雪過深,我下了車,往前走了好一段路,才意識自己出了神。天空的雲是沒見過的雲、天空的藍是沒見過的藍、腳踩的大地不是認知裡的大地、神秘的火山就讓它保持它的神秘,這裡的冬季是如此絕美且遙不可及,而冰島更是一位深不可測的幻術師,開場秀就服膺了我的眼睛。

 

 

R0014815.jpg

 

R0014821.jpg

創作者介紹

張J的旅行沙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