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0183.jpg

 

 

“Where are you going?” 他和善地問我。
  
一位白髮先生,和我肩並肩地坐在廣島五日市駅南口車站前等車,他從雨中的巴士下來,我從雨中的遊輪下來。
  
「我要去宮島,你呢?」我用英文回答他。
  
「我正要去湯來呢。」
  
我等的是前往嚴島神社的雨中電車,他等的是下一台前往鄉下溫泉的雨中巴士。
  
「我昨天才去過宮島,到宮島你一定要上山,搭纜車或走路都行哦,美景就在從山頂往下望那一刻。」
  
白髮先生看起來溫文儒雅,全身一副旅人裝扮,書卷氣裡帶著幾分漂泊的隨興。
  
「先生,您正在一個人旅行嗎?」
  
「是啊,我在度一個月的假。」
  
細聊了一下,對白髮先生的來歷愈感興趣。他是韓國大學戲劇系的教授,也是一名劇作家,看不出瞇著笑的雙眼裡也藏著戲。
  
「我去過台灣噢,我在台北藝術大學當兩個月客座,那是一間在山上的很美的學校。」
  
白髮先生告訴我他正在寫劇本,他必須利用在異地旅行的時光,才能好好一個人靜下來寫作。讓我想起「遠方的鼓聲」裡的村上春樹,從日本逃離到南歐小島上寫作的那段故事。像他們那樣願意千里迢迢地來到遠方,抽離人生並投以大量時間專注在一件事上,對於「寫作」的看重程度不禁讓人佩服。我目前的階段,也僅僅能夠將自己抽離在深夜寫作而已。
  
「先生想必出過著作吧?」 
  
「當然,這是我的工作啊。」白髮先生推了推鏡框。
  
「我也很喜歡寫作噢,出書是我的夢想。」我拿出部落格的名片遞給白髮先生。
  
雖然上面寫滿了「旅行沙舟/所至之處/必留下故事」等等不知所云的中文字,白髮先生仍興味盎然地拿在手裡端詳著,接著拿出一張寫著韓文的名片,掏出一枝筆,在上面寫下了聯絡方式遞給我。
  
「很棒、很棒,看名片就知道你一定可以達成目標的噢。」
  
火車先來了一步,我們留下合影之後告別對方,白髮先生勉勵地拍拍我的肩,旅人萍水相逢式的祝福總是短促而真摯。好想知道眼前這位斯文先生的著作是甚麼啊,不過我看不懂韓文,他也不懂中文,無法觀賞對方的作品,但只要知道彼此在各自語言領域中努力著同一件事,那也就夠了吧。
  
只可心裡意會,無法文字言傳,那也就夠了吧。

 

IMG_0530.jpg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張J的旅行沙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